影片

我的學思歷程    
黃俊傑黃教授,還有台大的教授,各位同學,還有來聽演講的大家好,我的學思歷程這個講座邀請的都是名人,這次邀請我來,我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有一點惶 恐,那個時候有考慮說可能不要來比較好,為什麼呢?因為我也不是名人,而且我的學思歷程的這個講座以前的主講人都是社會很有成就的人,我也不是社會很有成 就的人,還有學歷很高的人,我也不是學歷很高的人,通通都不是,所以那個時候有考慮說不要來,或許說台大希望邀請我這樣的人來,他們很希望瞭解有一個人他 本來很差的人,怎麼樣變成不會那麼差,所以就邀請我來參與這一場演講。後來我大概考慮了一個星期,因為電話一直催,最後我就答應了,可是雖然答應了,實際 上我不知道要講什麼,最後再一次很認真的祈求,就想到說真的我可以講我這一生走過來的失敗的歷程,我是怎樣的一個人,從一個很差勁的人變成一個不會那麼差 勁,我想把這個生命的歷程跟大家做一個分享,如果說你們覺得好的,你們可以帶回去,如果你們覺得不好的話,那你們就可以,你們離開這個教室,就可以把他忘 掉。

那我想我從我的童年開始講起,我整個走過來的歷程,生命其實並沒有什麼精彩的地方,我小時生長的家庭,是在台北市的郊區,大概靠近青年公園那個地 方,小時候台北市郊區都還是很純樸的地方,我父母是很純樸的都市人,我父親是作木工的,父親有一個特色是從來不發脾氣,從我出生一直到我出家,從來沒看過 他發脾氣,我母親是很有愛心的人,我的家庭背景是這樣,從小我父母很重視教育,他最重視的教育就是小孩子的一些基礎教育,比如說對父母的恭敬、同行的孝悌 這方面的教育,所以小時候我就知道對父母要恭敬,要孝順父母,可是雖然有這種教育,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他與生俱來的習慣,你能不能說有個這個教育馬上這個人 就能夠改變,這是不容易的。

那我講一下我小時候的個性,我小時候的個性算是很笨的一個人,從小學到國中到國中畢業,平常去學校的時間都是班上第一個到的,習慣很早起,然後就去 學校讀書,有時候一個人發呆,平常都不太跟同學講話,那成績也算平平,也不是說很好,從小常常在心裡面思考的常常會出現一個問題,到底說人生命活著他的目 的是什麼,常常會想這個問題,從小有很多老師會跟我講說,人生命活著的目的是為了快樂,有些老師講說人生命活著的目的是為了賺錢,每個老師講的都不一樣, 我真的不曉得自己生命活著的是什麼,就會很想去探尋這個問題,我不曉得你會不會去思考這麼問題,一個人生命活著的目的到底是為什麼。

我這個問題一直到高中的時候接觸到慈濟功德會,慈濟功德會做慈善在台灣很有名,我接觸到慈濟功德會以後,我覺得說人生存的目的是為了服務人群而活, 那個時候開始我的生命我必須要建立一個目標,為了服務人群而活,可是你怎麼服務人群?你能不能服務人群,實際上也是不曉得,因為那時候為自己生命安立的目 標大概很淺,因為自己脾氣也不是很好,有時候可能講你什麼會頂嘴一個小時,就這樣,人又笨脾氣又不好,你能夠服務什麼呢?你也不曉得,所以那個時候安立的 就是,我想說我大概作一個小人物吧,到長大作一個好人,然後能夠幫助別人,這樣就好了。

我的生命開始有一些轉捩點,開始在我大學的時候,那時候在台北有一個講堂,參加一場演講,那是日常老法師的演講,我想在座有一些人可能不認識日常老 法師,日常老師在佛教界最近幾十年來,他在教理還有行持上面所公認是一位頂尖的老法師,算是一個很平實的老法師,我那一次參加那一場演講,日常老法師他主 要講的內容是什麼呢?主要講的內容是引導我們怎麼樣能夠建立一個正確的生命方向,那個時候聽到這個主題很吸引我,因為我這一輩子就在尋找這個東西,我生命 的方向到底是什麼,那個時候日常老法師告訴我們說人的生命必須要走一條正確的路,而你選擇這條正確的路,是一開始就必須要選擇,不是等到你老死再選擇,很 多人實際上他的生命不是在年輕的時候選擇,是等到來不及後悔的時候,才發現他必須要認識他的生命,這個主題讓我很有興趣。

日常法師把他的整個一生的走過來的歷程告訴我們,我記得在他的演講過程當中,講到一半他哭了,他跟我們講說你們千萬不要像我這樣,這一生走了冤枉 路,到老了才知道說自己走錯了,那個時候我聽到這句話非常感動,那個時候我就下定決心,我一定要為我自己的生命找出一條路來,那個是開始,後來陸陸續續在 接近日常老法師的過程當中,又有幾次聽他的演講,我發現他的生命的格局很大,而且思想很遠,從那個時候我就下定決心,我一定要跟這個人,我一定要好好的跟 這個人,後來是一直到了大學畢業當完兵回來,剛好有一個因緣,就到寺院裡面去出家,那我覺得你真正要學一個東西,如果說沒有好好跟著一個人很認真的去學的 話,你要能夠學到他的精髓可能不是很容易的事情,那個時候實際上日常老法師在台灣還不算很有名的法師,我是從接觸他的過程當中,可以很明確的體會的到說他 內心想要幫助別人的心,而且對事情分析的智慧跟遠見,後來出了家以後,開始自己生命比較正式學習的歷程。

日常老法師他引導我們學習的方式是什麼方式呢?就是我們剛開始出家第一本背的書,四書,我那時候剛出家的時候覺得很疑惑,為什麼?我不曉得你們對於 出家瞭不瞭解,出家是修行的,我那時候也認為說出家我是尋找長遠的生命而來的,那為什麼叫我背四書呢?可是日常老法師告訴我們說四書論語,學而篇第二章有 子曰「其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在中庸裡面有一句話,「登高 必自卑,行遠必自邇」,那個時候他告訴我們,如果說你們未來想要成為一個有用的人的話,你沒有從基礎做起,那是成不了人的,這是中國古代的教育,可是實際 上那個時候還是有一點懷疑,我想說這種教育行嗎?

我們不是一開始應該一進來先讀書才對,然後先學一些東西,然後再去弘法,在我的概念是這樣,你要幫助別人的過程當中,你跟一個高僧先讀很多書,讀完 書以後,然後你去幫助人,在我們的概念是這樣,可是日常老法師告訴我們說,我先從四書引導你們,叫你們背書,目的不是希望你單純背書,而是希望你去實踐 它,實踐這些孝悌的精神,從那個時候聽進去了,聽進去了就接受了。

日常老法師他是很慈悲的人,他對我們弟子非常好,在我們的印象裡面,他對弟子非常關心,而且也很用心的在帶領我們,後來有一天他把我找去,他問我說 你想不想當我的侍者,你們可能很多人不曉得什麼叫侍者,侍者就是跟在旁邊服侍的人,因為有背論語說「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那個時候我一直以為說我 是一個很孝順的人,雖然偶而頂頂嘴,一頂就是一個小時,可是還蠻孝順的,爸爸媽媽要錢我都給他,他們要到哪裡我會騎車載他們去,我非常孝順的一個人,那個 時候我自許是這樣,後來日常老法師找我去,問我說願不願意當他的侍者,我一口答應了,因為我進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學做人,我進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希望說生命有 目標,所以既然你覺得我這樣學對我有好處,我願意學。

那個時候印象裡面覺得當侍者還蠻簡單的,因為我想說當侍者不會很困難,因為灑掃應對進退,爸爸媽媽在小時候都教過,我會煮菜,我也會倒開水,也會切 水果,然後掃地,通通都會,我覺得不是問題,後來日常老法師第一天把我找去說,你有任何問題隨時可以來找我,我叫你做的事情你千萬不要做錯,後來我就常常 去找他,我看到他很慈悲我就常常去找他。

後來有一天他就請我坐下,我就講很多話,講我的心得,講我所碰到的一些事情,他就翻開論語,論語裡面有一句話,「言未及之而言,謂之躁。言及之而不 言,謂之隱。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不該講話的時候你講話這個叫做什麼,叫做躁,你該講話的時候不講話,叫做隱,未見顏色而言,就是瞽,瞎了眼睛。講這 句話意思是什麼你知道嗎?就是告訴我你講話要有分寸,不能亂講話,我聽到這句話是蠻震撼的,因為沒有人敢講我說不能亂講話,第一個講我不能亂講話,因為是 師長講的,所以我一定要接受,所以我就接受下來。

後來我又幫他做事,掃地,我是一個很愛乾淨的人,我是一個很愛乾淨的人,他有一個小佛堂,我幫他掃那個小佛堂的時候,實際上是很認真的掃,可以講說 愛乾淨愛到有一點像潔癖的這種狀態,我覺得我掃地一定沒問題,一定可以得到他的親睬吧,有這種想法,後來有一天我掃完地的時候,日常老法師就走過來,他就 問我說,你掃地掃好了嗎?我就講說我掃地已經掃好了,小時候媽媽教我掃地,我這一點是很厲害的,這一點是不用你來質疑,後來他就跟我講說,可以,那你都掃 好了,確定了?我說都掃好了,後來他說可以,前面這邊有一個佛桌,你幫我一起搬開來好不好?我們就一起把那個佛桌搬開來,下面很髒,他問我說你說你掃好 了,你掃好了沒?我就不敢講話,我就覺得有一點吹毛求疵。

我到後來才知道,老法師他講說,實際上,人痛苦的根源來自哪裡?來自於自我,有時候我們常常會想孝順,可是如果沒有辦法把自我放掉的話,你就沒有辦 法真正去瞭解別人的想法,這是很難的,你聽了這個話,知道說我有一個自我必須放掉的時候,這個自我放得掉放不掉,很難放得掉,所以我在作侍者到第十五天的 時候,日常老法師他把我找去,他問我說:你做侍者的感覺怎麼樣?我回答他兩個字,很苦。然後他就問我說,你想不想繼續做?我說我想繼續做。因為我覺得我來 的目的是為了學習,我來的目的再怎樣我不是為了眼前的快樂而來,後來他很乾脆,斬釘截鐵的跟我講說,你想學,那我就教你。

因為這個時候我們剛開始在僧團,進去的時候日常老法師常常引我們引一句話,學而篇第一章「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 不慍,不亦君子乎。」我到那個時候我才慢慢有一點瞭解什麼叫做學,你在學的過程當中,你必須要改變你自己,可是你會發現一個人最難的一件事情,就是改變你 自己,這一點是最難的,可是當你看到你有改變你自己的機會的時候,你會想到說,可以,我有機會我跟你學習下去,那是第一個階段。我覺得第一個階段是讓我認 識了一樣東西,人的生命的學習,他必須要學習認識自己跟改變自己。這是第一個階段。

那我想談到我出家的第二個階段的學習,後來幫日常法師做侍者做了一段時間以後,他覺得我做的還蠻好的,還算可以,雖然常常出錯,還算可以,有一天, 剛好寺院裡面請了一個外國的老師,這個外國的老師是教我們經論,到寺院來,那個時候日常老法師就把我叫去,他告訴我說,你願不願意當這個老師的侍者,我說 我願意當這個老師的侍者。因為又有一個新的機會來了,生命好像可以一重一重的,不斷的追尋一種新的東西,這是很好的事情,後來那個新的老師來了以後,我是 很認真的去承事他,可以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他來教我們五部大論,佛法在早期印度的時代,最興盛的時代,是在思想還有理則學,還有辯論各方面,都是到達 頂尖的階段,這種佛法的思想系統就傳到西藏,傳到西藏以後,在漢地裡面並沒有傳進來,西藏這套思想體系一直傳到近代,這一套思想體系都還在,都還保留著。

日常老法師他一直有一種心願,他希望能夠把漢地的佛法能夠恢復起來,所以他希望藏系這一套很完整的思想體系,能夠帶入漢地,所以請個一些有成就的, 通達經論的人進來引導我們,那是一個,他們叫做格西,腦筋非常好,反應非常好,我的腦筋也不差,大部分的人都是這樣想的,那個時候那個格西來了以後,反正 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我就大概做了幾個月,我也覺得我做的蠻不錯。因為那個格西滿意我服侍他的東西,後來有一天那個格西快要回去的時候,日常法師就跟我 講,叫我出來一下,我也很認真的服侍格西,我也花了很多力氣,我想說日常老法師應該會大大的稱讚我一番,我做得很好,我出來他就跟我講一句話說,你可以下 侍者了。我問他為什麼我要下侍者?我承事他承事的很好,而且格西拉也很高興,日常老法師說,我先不跟你講,你自己好好想一下。

後來從那一天開始,我就不再做侍者。一個工作突然有了,然後有一天突然被fire掉,突然你這個工作不見了,你會不會很驚訝?我說為什麼會這樣?他 跟你說不告訴你。我覺得論語好像沒有這句話。這個時候,你實在是蠻難過的。論語講「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弟子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汎愛眾,而親 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這個都會了。我覺得我已經為你拼命做得這麼好了,你居然對我這樣。那也不曉得該怎麼辦?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他是師父,我 是弟子,他比較大。那個時候,大概痛苦了一段時間,那個痛苦,有點像漫畫,頭上打個問號一樣,搞不清楚。我相信一定有一些我要瞭解的東西,這點我是相信 的,而且另一方面就是日常老法師對人很慈悲,我也相信說他不會亂來,後來我跑去問了他幾次,他都很和顏悅色的告訴我,他跟我講說,有很多該跟你講的我都已 經跟你講了,你再回去好好的想一想,有點像禪宗的祖師阿。

過了大概快半年吧,我就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搞不清楚,過了半年剛好我們有一個佛七,就是七天連續的拜佛,就在佛七的時候,在拜下去的時候,我突然 現起了一句話,「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突然這兩句話讓我有一點警醒,我發現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會希望別人來瞭解 我,可是很少人會希望說我去瞭解別人,就是這樣,我想說「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師長是我最大的恩人,而且實際上他是我教育的核心,我們大部分會希 望說老師你來瞭解我,很少會想到說老師我去瞭解你。這個是從小的教育所沒有這個東西,我小學的老師沒有告訴我這個東西,國中老師也沒有告訴我這個東西,小 學國中高中老師都告訴我讀書對你的生命最重要,他沒有告訴我說我去瞭解我的老師對我的生命最重要,沒有告訴我這個東西。

這件事突然讓我想到一個東西,我發現對自己的師長瞭解很重要,我發現說那幾個月我在當格西侍者的時候,我好像沒有找過我的老師,我永遠都認為說我可 以、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真的是這樣子,所以那個時候突然有一個領悟,我覺得說當人的學生你要學習瞭解你的老師,這個好像也蠻重要的,不然你會很慘 喔。後來我就把這個跟日常老法師講說我有這樣的認識,我覺得這個工作是你叫我去做的,那我覺得我雖然覺得我很行,但是你是我的老師,我覺得我應該跟你學, 我不是你的伙計,我是你的學生,我既然是你的學生我應該接受你的教導,我跟日常老法師講這句話了,他就笑了,他說很好,你想對了。

我不曉得你會不會覺得,你的生命裡面,你要能夠認識說,你需要瞭解一個人,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真的是這樣,這是不容易,但是這個的確是從小到大 在我們的教育裡面,在我的生命的認知裡面,真的很大的突破,對人認識是一個很大的突破。那個時候開始我會嘗試著去瞭解一個人的想法,那怕你跟別人爭吵的時 候,你會想到說我瞭不瞭解他,你知不知道他的想法,一個認知,生命上的認知。

後來就這樣又跟著日常老法師,又跟著一段時間,跟了一段時間以後,剛好他有一個師長,要到美國去,這個師長得到胃癌,要到美國去,那時候剛好缺一個 侍者,他問我說可不可以當他的侍者,我說我可以,又有另外一個可以當侍者的機會,之前做錯事情被fire掉現在又恢復工作了,我就很高興,可是日常老法師 就告訴我說,你當侍者不是你可以,實際上你在僧團表現是很差的,為什麼讓你當侍者,因為其他的人美國簽證都簽不出來,我知道這是一種新的學習,我知道說我 不能再這麼自我了,如果你永遠自我下去,你會永遠痛苦。

所以那一次我在去美國之前,我在我的筆記本上就寫了幾句話,我這一次是去學習的,學而時習之,學習是什麼呢?學習就是把自己放低,跟別人學習,去瞭 解別人,因為我的生命前半段學到這兩個東西,你要去看到,我是有問題的,第二個你必須要瞭解別人,我是學到這兩個東西的。所以我在上面寫說,我願意當僕 人,去學習瞭解別人,去承事每一個人,去服務每一個人,那個時候就抱持著這種心情去的,然後日常老法師在出門前又跟我講一句話,僧團裡面只要任何一個人美 國簽證出來就是你回來的時候。那個時候我也清楚我自己的角色,有可能去一天然後就回來了,所以只要多去一天就多賺一天,多去兩天就賺兩天。

去到那邊又是另外一種日子,因為我們住在美國南加,南加州是別墅型的房子,我們就住在別墅型的精舍裡面,那個很小的地方,以前在寺院裡面,寺院很 大,你如果做錯了什麼事情還可以躲在房間裡面鎖起來沒有人找的到,在這邊沒辦法,因為是別墅,我發現這個別墅有五六個門,從這個門可以看的到那個門,每個 門都可以看到其他的人在做什麼,日常老法師很希望我們成為第一等人的要求非常高,所以他會希望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夠達到一百分。

比如說你煮飯倒水,幫仁波切弄藥,希望都能夠做到位,比如說有一次我煮豆漿,我阿媽教我煮豆漿,煮豆漿要用攪的,我媽媽也是這樣教的,這是我們家四 代的傳承,有一天,師父到廚房看我煮豆漿,他說煮豆漿用攪嗎?我說煮豆漿不用攪嗎?他說不用攪,教你一個方法,你就用小火,煮到豆漿熱的時候,會開始冒 泡,當第一個泡泡冒起來的時候,就代表豆漿已經熱了,這個時候你就把火關掉,因為豆漿不要熟,只要熱,喔,真是厲害。

一個老法師,他對事物的觀察非常細,而且實際上他以前的生活很多小的地方,講一遍他就記得,所以我就想到論語裡面孔子說「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能夠成為一代的高僧,因為他學習的能力很強,因為我發現我有很多的境界我不學習,在這種狀況底下,每一天都有一些東西你要被講,每一天都有一些東西你做 錯,你的自尊心會不會大大的被打擊,這個時代強調一句話,人是有自尊的,我是有自尊的,因為你前面知道了,你知道那個道理,我要學習反省,知道說我要學習 瞭解別人,可是又不曉得下一次會出什麼遭遇的話,你根本不曉得你要怎麼瞭解別人,你內心會有這種疑慮出現,這個時候實際上是蠻苦的。

那段時間因為關在一個房子裡面,你必須要去面對,大概到了七八天的時候,隨行的去那邊幫忙照顧師長的還有一個中醫師,有一天那個中醫師偷偷把我找 去,說如證法師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好不好,因為那個房子不大,所以我就跟日常法師住在同一個房間,醫生偷偷告訴我說,偷偷告訴你一件事情,你半夜會大叫,我 就問他說,為什麼會大叫,為什麼你知道我會大叫,你也沒有跟我住在一起,他說日常老法師告訴他的。

我那個時候仔細想真的,之前是蠻苦的,雖然我很想學,我也很想每一件事情都弄會,我也想說我自己懂得更多,變的更厲害,可是我覺得我不想一次學那麼 多,我不想要變成這樣,所以你就會變的很辛苦,因為這不是書本上的知識,你必須要面對你自己的內心,很辛苦,後來,有一天晚上,我在幫忙師長煮飯煮完,吃 完飯以後,我就回到廚房去,收拾一些東西,我在收拾一些東西的時候,日常老法師就走過來,他就問我說,東西收拾好了沒有?我說都收拾好了,那個時候他又問 我一些東西,我好像是有些東西沒洗乾淨,然後又被他講了一下,你知道人的自尊心一再受到挫折的時候,這是最苦的時候,那個時候很苦。

後來我就不斷的在思索,老法師以前告訴過我們的話,他說人會苦的所有的根源都是來自於自我,當你把這個我放掉,你就不會痛苦,而且我也回想過,以前 日常老法師講過一個故事,他講說人為了自我的這個心,會嚴重到什麼程度?如果你在等公車,你坐的那班公車可能很滿的話,我們常常會有一種想法,就是這一台 公車就到我這一站停,停完以後我的下一站就都不要停,一直到我的目的地那一站再停,他說這個普遍的人的自我的特質。

這個世界會不和平的最重要的原因,也是因為這種自我的關係,如果你能夠認清這個自我的話,你就不會苦,我那天突然想到這個道理,我突然有一種醒悟, 我想我的心在苦,可是我為什麼一定要讓我自己那麼苦?人難道不能去體會別人?可是當你的心裡考慮到別人的立場的時候,你站在別人的立場,回過頭來想的時 候,你會發現你苦跟他是沒有什麼關係的,為什麼我們不能把這個我放低一點,站在別人的立場來想這個事情。

那個時候突然在這樣思維的過程當中,在我的生命裡面,就出現了兩個我,我發現生命裡面有一個理智的我,這個我是可以站在別人的立場來想的,因為我發 現當我站在別人的立場來想,我以別人的眼光來看我,我覺得這個人好像最近情緒不太好,好像腦袋有點問題,可是當我站在我這個立場去看的時候,我會發現說我 就是陷在自己的某一種情緒當中,那種情緒是一種迷糊的情緒,不清楚你在做什麼,一個想自殺的人,他也是這種情緒,一個失戀的人,他也是這種情緒,還有一個 做生意失敗的人,也是這種情緒,他整個人就在這種莫名的情緒當中,就這樣度過了一生,我們是不是常常這樣?

認識到這個東西的時候,那個時候開始有一種認知,我覺得人應該為理智而活,不要為情緒而活,同樣的,人應該想辦法讓他的情緒能夠轉換到快樂的頻道, 這種快樂的頻道是什麼?真正能夠替別人著想的頻道,我發現我只要能夠替人著想,我的內心就會有一種真實的快樂出現,我站在日常老法師的立場來想,我就發現 我一定讓他很痛苦,因為我半夜都會叫,那個時候突然有這種醒悟,有這種醒悟以後,我就開始對日常老法師笑,本來拉長了臉,就開始對他笑,他看看我可能覺得 這個人好像有點問題,剛才拉長了臉,現在變成這樣。

後來從那一次開始,在我的生命裡面,就沒有真正的痛苦再出現過,真正致命會打擊性的痛苦再出現過,我發現人是可以活在理智的世界,這個理智的世界你 可以用你清晰的眼光,你去看清生命一切。而且你可以讓你的心的這種對別人的包容跟關懷,你會提升,但是你到了這一步是不是就夠了呢?我也不曉得,後來就繼 續跟下去,在民國八十四年日常老法師成立了幾個基金會,一個叫福智文教基金會,一個叫慈心有機發展基金會,那個時候日常老法師是希望透由推行有機的過程當 中,減少對人類傷害的一些東西,而且能夠保護大地,保護大地上的生命,所以就成立了慈心有機發展基金會。

成立慈心有機發展基金會的時候很多人反對,那個時候我跟在日常老法師旁邊,接觸過很多有機界的人,那個時候台灣最大的有機的公司跟日常老法師說,我 勸你不要做,台灣不是做有機的環境,不可能做得出來,你不要做了,那個日常老法師他很堅決,他想說既然是對的,而且對人類有益的事情,我一定要做,那怕說 失敗沒關係,所以那個時候老法師拿了一些錢給我,給我們慈心有機發展基金會的董事長,賴錫源,賴居士,他拿給他跟他講,我這個錢給你,如果眾生有福,有機 就做的起來,我們就做,可以幫助大地,可以幫助這些眾生,也可以幫助人類身體的健康。

那個時候他就開始嘗試了,準備要做,很多人包括農業的專家,一些改良場的場長,還有包括做有機界的人,都勸我們說你們絕對不要做,我們基金會開展的 階段是我生命出家後進入第二個階段,前面那個階段我自己本身對生命的體悟我把他定義成說是對自我認識的一個過程,第二個階段,對生命的認知是,對整個社會 人類跟生命的方向認知的一個過程,因為在尋找人活著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這是第二個階段。

在這個階段的過程當中,實際上接觸了國內很多的人,接觸了一些有機界很用心的推動有機的人,還有教育界的一些人,我們在全省辦了幾個營隊,一個是教 師成長營,引導他們生命的一些方向,我們接觸了很多老師,我以前印象的社會,因為我畢業很快就出家了,我以前印象的社會,我會覺得這個社會上的人,應該是 很快樂,應該是像我的童年那麼快樂,應該是像我出家以前那麼快樂。

可是當我接觸到有機界的人,教育界的人,我發現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不快樂。在教改以後,很多的老師都受到挫折。他們說,教育界有一個口號叫二無 三等,無聊,無奈,等下班,等發薪水,等退休。我剛開始還以為只是一個口號,我們每年辦教師營,已經辦了十幾年,已經有上萬個教師在這個教師營裡面學習 過,一個一個老師問,大部分的老師都是這樣講,而且他們說小孩子暴力的年齡一直降低。82年國二,降到國一,現在降到小四,社會變成這樣,很多老師都受不 了。

我去看了很多慣行耕作的農場,用農藥化肥有很多長豆丟在地上,農友說法師你不要呆了,那是給台北的鐵胃吃的,農場旁邊有一小塊地是種給自己吃的,其 他的也是給台北的鐵胃吃的。我比較瞭解日常法師為什麼要做慈心有機農業的原因,他學習了佛法慈悲的概念,他學習了儒家的思想,「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你自己覺得這個東西不好,為什麼還要給別人呢?我那個時候比較清楚要做慈心的原因,那段時間剛好有機會做了一些生命的分 析,在我生命的分析裡面,我們有一個營隊,在那個營隊分析過好幾千人的生命,以前我覺得可能有錢的人會比較快樂,可能社會地位高的人會比較快樂,分析了那 些人的生命並不快樂,還有一些人當律師當會計師,都是頂級的律師會計師,但是他們都不快樂,我在跟他們互動的過程當中,我在思考一個問題,到底人生存的目 的是為了什麼?

人生存的目的是為了求快樂,既然是為了求快樂,小時候老師告訴我們你讀好了書就可以得到快樂,長大以後大學教授告訴我們學歷很重要,如果這個東西真 的能夠得到快樂的話,有了這個東西就不會痛苦,有了這個東西為什麼還這麼痛苦呢?有一個大學教授告訴我,你想要得到快樂,有一個東西最好用,就是錢。告訴 你們一句話,你們一定要記住一句話,錢多事少離家近,老婆漂亮孩子乖,後來這句話又被改了,位高權重責任輕,他跟我說錢最有用,可是我發現快樂的人不多, 而且大部分的人都很痛苦,賺錢是為了求快樂,但是賺錢到最後的結果是約束。台灣離婚率,三對有一對離婚,為什麼會離婚呢?吵不下去才會離婚嘛,吵得下去的 還沒有離,兒童問題很嚴重,為什麼?因為離婚率高,很多單親家庭,我看了這麼多,我思索到底人類的問題出在哪裡?

日常法師告訴我,這個時代好的地方每一個人該有的東西都有了,你想要衣服,一個人可能有好幾百件衣服,好幾十雙鞋子,你想要車子,那都不是問題,可 是在物質過度的時代,如果你的心靈沒有辦法提升的話,你的心會變得空虛,在這個時代實際上我們要做的事情,比如說我們成立福智文教基金會,慈心有機基金會 的目的,不是去取代這個時代,而是去輔助這個時代的不足。

這個時代缺乏心靈的東西,快樂的東西每個人都要,他如果說社會地位很高,可是老婆天天跟他吵架,他會不會快樂,有一個大學教授,也是一樣,小孩子不 聽話,他就很苦,不快樂,心靈的快樂在人的生命的快樂應該佔第一位,心靈的快樂沒有了,再多的物質他不能帶給你真正的快樂,那個時候體會到這一點,我發現 如果我要尋找一個正確的生命的目標,我應該給人的東西看不到的東西能夠看到到,健康怎樣得到真正的健康,怎樣能夠讓你的心靈得到真實永恆的快樂?

我發了一個願,我要改變這個世界,我要讓這個世界的人都能夠得到真實的快樂,我讓所有的人都能夠看清楚他的生命,快樂不會太難,跟日常老法師走過來 的過程,我發現快樂不會太難,快樂在誰的身上?快樂就在我的身上,那為什麼我不能從我開始改變起呢?你每一個人只要學到這個東西就能夠得到快樂,我告訴你 你只要能認清自我,代人著想,學習瞭解別人,學習跟每個人互動,你就能夠快樂了啦,就這麼簡單,為什麼大家不懂這個東西呢?

在我們大專生命成長營每次都有六七百人,到最後結束的時候能夠趣入心靈,想要探索心靈的人有多少,福智文教基金會的義工跟我講,法師啊,這個時代的 年輕人不容易啊,如果在座有這個時代的年輕人非常抱歉,我聽到這句話讓我覺得非常驚訝,因為他們告訴我這很普遍,後來因為我們基金會裡面有很多教授,為了 證實這件事情,我走訪了很多大學教授,這個時代的年輕人,幾乎口徑一致的告訴我,法師你不要太幼稚,這個年輕人小毛頭,你想要改變大學生是不可能的,我知 道困難,但是我覺得就是要嘗試,你沒有嘗試你不曉得結果。

我那個時候我跟日常老法師講,這件事情沒有人做我來做,我願意把這個工作接下來,我希望教育下一代的年輕人,日常法師說很好,你願意做你去做,擔了 這個擔子,我到台北,找幾個大專的義工,問他們你們做了幾年的結果怎樣,每一個人臉都灰灰的,說法師呀,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覺得,哀莫大於心死,這群學 生不可能教的好,為什麼?因為你還沒教他你已經放棄他了,怎麼教的好呢?我跟他們講一個概念,我是被日常老法師拉在身邊這樣,一下子用水洗一洗,一下子用 火燒一燒,這樣走過來的,我覺得你要有方法,而且你要給他機會,你要想辦法,還好這些義工還肯聽我的話,我們一起來做,改變這個時代。日常老法師常常教育 我一個概念,人是可以改變的,但是你要有方法,你要想辦法,而且他說,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

我回想我是怎麼被改變的?我發現我被改變的第一步,是因為日常老法師關心我,我剛出家,出家人都有一個決心,為了面對生死問題而出家的,我要解決我 的生命問題而來出家,入秋天冷,我要訓練我的意志力,我要認真的努力學習,有一天日常老法師跑到我的房間來,他看我衣服穿的很少,問我你會不會冷,我說我 不是為了冷熱來的,我是為了學習而來的,日常老法師說天氣冷還是要穿衣服,那時候我還是覺得我可以,後來老法師交待庫房說,這個年輕人不懂得照顧身體,要 給他衣服穿,到隔天,老法師跑到我房間來,問我管庫房的有沒有拿衣服給你,我說沒有,日常老法師聽了就離開了,過沒多久,又出現在我門口,拿了一件衣服。 他說,你穿上吧,我非常感動,他對一個脾氣很硬的學生,他可以低下身段,叫你穿上衣服吧,我這一輩子永遠都忘不了。

我接觸過很多老師,他很難對學生低下頭來,可是日常老法師他是一個國內德高望重的老和尚,教理智慧非常通達的老和尚,他可以對一個初初剛進來的小毛 頭,低聲下氣,很了不起,我開始對大專生的時候,常常現起這一幕,我想我怎麼做可以幫助這一群人,我學歷也不是很高,腦筋也不是很好,就像日常老法師講 的,這個社會已經有的東西,他可以繼續往前走,這個社會沒有的東西,我們可以補助,我覺得我可以鼓勵這些年輕人,讓他們的生命達到頂峰,他的學習,他的人 品,他的人際關係能夠達到頂峰,做到今天六七年,我覺得很滿意。這些新時代的年輕人,沒有讓我失望,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

人是可以學的,因為學而改變,這一句話沒有錯,我們現在在北中南的大專生,將近一千人,很認真的在學習,很讓我感動的是,有一些學生住在花蓮跟台 東,他們為了學這些心靈的東西,每個禮拜從台東坐火車到高雄,有些從花蓮坐火車到台北,我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年輕人跟我說,法師,我覺得這個很好,我 想改變這個世界。我發現人是可以教的,人是可以改變的,這一點可以被證實,人可以透由改變,生命得到真實的希望跟快樂。

時代可以進步,把生命的東西加進去,他的生命更有理想,更有希望,他不會說因為賺錢而做這個事情,他會為了他的生命而做這件事情,我教育這些人出了 社會,有些人在社會上有小小的成就,他會回饋回來,法師你講的生命的這個東西很重要,我很高興,覺得志同道合。第一個階段是剛出家學習的歷程,第二個階段 面對很多的事業,這個階段我把他定位為生命的目標省思的階段,我為自己的生命立下一個目標,希望創造這個世界成為大同的世界,人的生命是可以改變的。這是 我的理想。

第三個階段是我生命很大波折的階段,日常老法師的圓寂在兩年前,他創造了福智和慈心兩個基金會,把台灣不可能的事情變成可能,我親自從日常老法師身 上看到人生命的光輝可以一直走到臨終還存在一種價值,人的生命可以這麼莊嚴的光輝,他一直到圓寂前身體都不好,三十公斤的人只能躺在床上,不可能做什麼事 情,可是日常老法師的心力,想幫助人的用心,對人的慈悲心,一直到圓寂前都沒有消失,這是讓我最感動的一件事情。

僧團打板時間到就起床,很多年輕的都沒辦法,年輕人都會睡懶覺,都唉呀唉呀,都在拖個幾分鐘,有一次日常老法師就坐起來,發現所有的徒弟都還沒起 來,就請侍者召集所有的人,跟他們講一句話,我現在的身體是這樣,我到圓寂之前,我對打板就起來,到現在還沒有不及格過,你們年輕人好好想一想,我看到一 個人的精神生命對自己生命的堅持,能做到這樣,

團體越來越大,人越來越多,很多事物都到他的面前,每次去他就是一個招牌笑容,看到有人在外面,他就問你有什麼事情,那怕睡不著覺,他絕對不會告訴 別人我睡不著,我在沒有做很多事情之前,我覺得這好像很容易,等到事情很多很多的時候,我就會發現,你睡不著覺,我第一件事情趕快跟很多人講,你睡不著 覺,他們就比較不會來煩你,事情少掉很多,他從來不會,別人的困難他永遠吞下來,好的東西永遠給別人,你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你解決的,你可以怎麼做怎麼做 怎麼做,他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對別人的關心,已經超過於他的生命,有幾次我看到他,我真的很想哭,我覺得世界上有這種人生活在我眼前。

有幾次我參加營隊回來,侍者說日常老法師已經等你半個小時了,我說為什麼要等我,他要休息可以休息,他身體很不好,師父說看到你很歡喜,他說你去那 邊有什麼事情儘管講,我說師父你已經等了半個小時你很累你可以休息,他說不要不要你說,講了五分鐘我看他很累,我就說你休息,他說你繼續說,我又講了五分 鐘說,師父你還是休息吧,我問他說師父你為什麼會這樣,師父說事實上我不是為你,坐在這邊聽的,我是為了背後那些我看不到的人而坐在這邊聽的,因為我想到 他們生命的改變,我想到他們生命的成長,就很歡喜。

我講完了以後,隔天一大早,他又找我進去,他說我知道你還有沒講完的,你繼續講,我說你身體行嗎?後來我講了四十幾分鐘,對一個三十公斤的病人,要 聽四十幾分鐘的話是不容易,可是他從頭到尾都很歡喜,我講完以後出來,侍者跟我說,如證法師你福報很大,因為師父已經三天沒跟我們講話了,因為他身體不 好,躺在那邊沒辦法講話,唉呀,佛法裡面有一個名詞叫菩薩,菩薩他的精神是喜愛別人勝過於他自己,重視別人勝過於他自己,他對別人的生命的成長的關注,勝 過於他自己,我親眼看到一個人,就是日常老法師,那個時候讓我深深的發了一個願,我要效學他的生命。我要用真實的生命去利益更多的人。我一輩子沒看過日常 老法師抱怨過,菩薩他是承擔了別人的痛苦所有的痛苦我來擔,所有的好處我都給你。

日常老法師那個招牌笑容一直到現在沒有辦法忘記,到他圓寂前,每次我走到他房間的門口,他看我在那裡探頭看看,他就跟我講說,進來吧,想看我就進來 吧,我就進去,他說請坐,第一句話他問我,你的身體好嗎?你要好好保重你的身體。我都還沒開口,要是我我是日常老法師那種年紀的話,我大概會講說唉呀,我 昨天晚上沒睡好啊,你有沒有看到啊?你還來打擾我啊。

真的,以前日常老法師常常講一句話,看人挑擔不吃力,他就是把所有的痛苦吃下去,把所有的喜悅跟快樂都送給別人,好的東西都送給別人,他不會要求生 命裡面,你要給我任何的回饋。一直到他的生命結束的時候,他很莊嚴的,為了自己的生命,發了一個願,很莊嚴的表情,我看到他圓寂前的莊嚴,深深的受到感 動,我的生命一定要效學你,別人做不到的事情我來做,別人不願意做的事情我來做,學習的把所有的困難吞下,不要抱怨,把所有好的東西用你的慈悲智慧給別 人,這是我生命進入第三個階段。

第四個階段,日常老法師示寂了,就是換我了,唉,第一代人全部都是他的徒弟,第二代的人全部都是我的同學,徒弟好管啊,同學不好管,老法師示寂以 後,我的生命進入黑暗期,因為以前所有的問題,日常老法師坐在那邊,像泰山一樣,穩如泰山不動,都由他擔起來,現在換到我頭上,所有的過失,所有錯誤的決 策,誰下的?就是你,你怎麼辦?實際上撐著我走過的還是日常老法師以前那一份對別人的慈悲跟包容,跟再想辦法的那一份關愛,永恆的關愛,撐著我走過這一段 時間。

因為有很多毀謗的聲音,不好的聲音,都回到我的身上,你在金字塔的尖端最高的那個時候,所有的毀謗都回到你的身上,但是還好,以前被日常老法師調教 的有些耐力,反正事情就想辦法解決吧,背後還有很多師長的支持,那些師長帶著我走過痛苦的階段,最後一個階段所有的困難,因為以前所學到的捨自愛他的精 神,我也是慢慢學習,我發現要不抱怨,對每一個人關懷,想要有一顆永遠對別人關懷的溫暖的心,講很容易啊,你能夠做到不冰冷就很好了,能夠做到不抱怨就很 好了,很難的。

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學到很多東西,別人對我抱怨的時候我心裡先接受他,別人對我不諒解的時候我學著去瞭解他,沒有辦法處理的事情再進一步的想辦 法,最後我發現內心深處升起了一種深深的喜悅,這種喜悅是不用別人給你任何的讚美,不用別人給你任何的肯定,不用別人給你任何的地位,你能夠得到一種心靈 的喜悅,那怕你罵我,我想要給你最好的,那怕你傷害我,我想要給你最好的,不管你對我怎樣,我只有一樣東西,我想要給你最好的,你的痛苦我來承擔,我發現 生命是莊嚴的,就在我的內心。

你願意承擔別人的痛苦當中,你可以學到一些東西。很零亂,沒有什麼內容的生命跟大家分享,也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雲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