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冷!」丁跳進去之後,當時就打了一個冷戰。那水看著沸騰,但卻其冷如冰。他情不自禁的扭頭看了一眼恆溫加熱器的溫度,上面赫然顯示的是67.2度。

  「這溫度計不會壞了吧!」丁只覺得道道寒氣順著毛孔直向自己的骨頭縫裡鑽,他的血液都被凍得凝固起來。那種感覺就好似三九寒天,他赤身裸體的站在外面一樣。如此還不夠,又給他身上澆上了一盆涼水,再配上八方呼嘯的寒風,才能配上他的待遇。

  「這是錯覺,實際上水是熱的。你之所以會感到寒冷,是因為你的神經被煞氣欺騙。這個道理就好似人在快要凍死時,會感覺全身發熱,無意識的會脫掉自己的衣服。但是這樣一樣,反而會更快的凍死。」聽到丁的牙齒就好似彈鋼琴一樣的咯咯作響,師終於忍不住解釋道。

  「那我為什麼會有這種錯覺呢?」丁刨根問底道。

  「煞氣可以影響人的神經元。你又不是沒看到森的表現,在他被煞氣衝擊時,他的眼珠子都是紅的。你之所以會感覺寒冷,就是因為煞氣影響了你的體感神經,讓你產生的錯覺。」

  「我知道這水是熱的,因為我看到我的皮膚發紅了,而且用手一按還彈性十足。如果這水真的這麼冷的話,我早就凍硬了。」丁一邊解釋著,心裡一邊的大罵著。這種感覺分明就是在折磨人,明明水是熱的,可他卻偏偏在感官上認為是冷的。

  丁罵完之後,還得回到現實之中。他現在能做的就是苦苦忍耐著這種冰寒刺骨的痛苦。

  時間就好似老牛拉破車一般的向前行走著,丁只感覺那水越來越寒冷。若不是他曾經忍耐過手持蓮子的巨痛,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

  「你如果沒事幹的話,就睡覺吧!」看到丁如此的難捱,師給他出了一個主意。

  「老師,你覺得我這樣能睡得著嗎?」丁苦笑道。

   「怎麼睡不著,人體是最容易自我保護的。當痛苦到達極限時,很容易就能昏過去,這就是自我保護。你之所以感到寒冷,那是神經在欺騙你。難道你就是不會欺 騙神經嗎?」說到這裡,師加重了語氣:「嬰兒在剛剛出生時就會吃飯和睡覺,這是人類的本能。你總不會連自己的本能都忘了吧!」

  「本能嗎?」丁思索著師的話,越琢磨就越覺得有道理。其實不光是人,動物也是一樣。只要是正常的生命體,就會吃飯和睡覺。只有這兩者俱全,才能保證他們健康的成長。

  「不就是睡覺嗎?有什麼難的。」想到這裡,丁把眼一閉,向後一躺,開始平和的呼吸起來。

  對於失眠症患者來說,睡覺乃是一個極大的奢望。他們需要服用各種安定寧神的藥物,才能讓自己睡著。丁雖然躺了下去,眼睛也閉上了,但他現在的表現卻和失眠症患者沒有任可區別。無論他如的努力,那股陰冷刺骨的感覺始終在糾纏著他。

  他只能躺在那裡,苦苦的抵抗著這股寒冷,同時開始用自己萬無一失的精神力大法強迫自己睡著。

  「1,2,3……」

  一個接一個數字數下去,他竭力讓自己不去想那股寒冷。漸漸的,他開始平靜了下去。那股寒冷的溫度也降低了許多。

  「撲通!」

  如此睡了不知有幾分鐘,丁突然打了一個激凌,意識又回覆了過來。

  人的肢體與鼻子一樣,是最容易受到麻痺的。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當丁的肢體漸漸的習慣了這個溫度之後,他很容易就又進入了睡眠狀態。如此循環往復,兩個小時的時間過去之後,他睡了足有五六覺。

  直到這時,他才感覺到水裡正常的溫度。那股溫熱的水,燙的他極為舒服。他接著又伸了一個懶腰,渾身發出噼裡啪啦的聲音,就好在炒豆子一樣。

  丁神采奕奕的站了起來,只感覺精神抖摟。他的肌膚上也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澤,就好似玉石一樣,散發著瑩潤的味道。

  「這次效果還算不錯,不過強化本身就是厚積薄發的結果。接下來就你的命運了。」師一邊說著,一邊嘆著氣。

  「我不太懂老師說的意思?」丁一邊套上衣服,一邊和師說道。

   「本來呢,一株六煞法蓮應當有三十六顆蓮子,全部與基因強化液混合在一起,足夠你升到強化的境界了。但可惜你命不好,剛回來就碰上了這麼一檔子事情。白白損失了接近的一半的蓮子,我根本不敢保證剩餘的那些蓮子,能不能支撐到你達到強化的境界。」說到這裡,師竟有些唏噓。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了這些蓮子的幫助,再加我的努力,我相信一定很快就到達強化的境界的。」丁忙勸解了一句。

 

    「丁,你的東西送到了,請你出來接收。」

  就在兩人說話時,室內突然響起巨大的喇叭聲。

  「我的東西?」丁疑惑著開門出去,卻看到一個機器警察正拎著一個手提箱站在那裡。看到丁出來,用慣用的機械口吻說道:「丁,這是獄長給你的賠償和獎勵。」

  「獄長給我的!」丁卻沒想到可琳說話算話,竟然真的派人給自己送來了東西,忙伸手接過了手提箱。

  這次機器警察到沒有讓丁當場打開檢驗,接著又道了一句:「獄長讓我告訴你,她希望你看看光腦上的通告,然後參加將要開展的訓練營活動。」

  丁雖然不知道機器警察口中的訓練營活動是什麼內容。但卻知道這個要求是無法拒絕的,忙點了點頭:「請您轉告獄長,我回去就看,也會參加訓練營活動。」

  「我會轉告獄長的。」機器警察衝著丁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這兩個東西還算不錯,說不定那丫頭對你有意思呢?依我多年看女人的經驗,這丫頭胸大腰間臀翹,絕對是個世間的尤物。她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男人最大的享受。」

  「又來了。」丁聽到師嘎嘎的怪笑聲,一陣無語,苦笑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師莫非是色魔轉生不成,怎麼一提到女人就兩隻眼睛直放綠光。

  「就算她不給我這些東西,她的吩咐我也得尊從,除非我不想在這監獄裡混了。」丁一邊想著,一邊把短刀收入鞘中。

 

--------------------------------------

網路上的小說,有點意思,這裡是節錄。

為了避免麻煩,我把主角的名子改了。

 

雲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