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三>我是凡夫,本來性空,待我緣起.  

  『 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 馬太福音 5:39a』

『 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

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 馬太福音 5:44 ~ 5:45』

 

 

緣起性空

我們知道,緣起是一切法的因果假相,性空則是說事物現象的本質是空無自性的。

兩者看來,似乎一個言有,一個言無,事實上,兩者並不矛盾,緣起與性空是一體兩面的關係,是一種内容上的兩種說法。

兩者並非對立,而是一法上的兩種性質,兩種看法。有則同有,無則同無,緣起離不開性空,性空也離不開緣起。
一切事物,從現象上看,是緣起的;但透過現象看,其本質又是無自性空的。緣起不礙性空,性空也不礙緣起。緣起的一切都是無自性,都是空。
而正是因爲一切法空無自性才得以成立一切法。所以《中論》中講:“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若無空義者,一切則不成。”
 
緣起性空的實踐,籠統講,主要可運用在兩個方面。一是在禪定,一是在日常生活方面。
在禪定修行和日常生活中,時時觀察緣起現象,
如能通達緣起的假象,然後去透視性空的原理,就是般若之智;若從性空方面反過來建立緣起因果假相,那就是悲濟之行。
如果偏重於緣起的一面,隻有悲濟行而無般若智,那就是凡夫;
如能透過緣起觀察性空,隻有般若智而無悲濟行,那就是小乘;
如能明了緣起性空,性空緣起,能夠般若智和悲濟行相結合,並以無所得的心去做一切事,那即是菩薩;
如把一切事都做得圓滿究竟,那就是佛。
所以,隻要我們去實踐它,你就會發現,五乘凡聖的解脫都沒有離開緣起性空。

 http://www.zwbk.org/zh-tw/Lemma_Show/161243.aspx

 

 

 

<之二>緣起性空

緣起是最近看的一篇小說
又用了一個萬年老梗"我是誰?"
別人給他的答案是"你是你爹的兒子,你老婆的丈夫,你子女的父親,你朋友的朋友,你老子我的部下,你還想是誰?"

而在另外在傷心咖啡店之歌裡
(大概吧~要翻書時真的找不到了= =")
也對這個問題提出質疑
"年齡.性別.身高.體重.學歷.工作......這些,就是你了嗎?"

以前的我對這個問題完全無解
頂多回一句狄卡爾的"我思考,故我存在"
可以理解他的意思,但總有投機取巧的感覺


其實
我這個概念,是沒有絕對座標的
硬要說,就還真的只能是"我思考,故我存在"
但是這個答案,離開了個體大腦以後還真是沒有意義
你如果真的拿這句話去回答...人家問你:你是誰?可能只能得到一個白眼

我,的相對座標.就好令人理解也方便多了
邏輯上來說. a在哪?
在b的上面,c的右邊,d的後方,e的邊緣,f的表面....
雖然不能直接描述
但是卻可以大致確定在某一範圍   "年齡.性別.身高.體重.學歷.工作..."

人跟群的關係,其實很類似字和文.
字典,我可以查到一個字,用其他字來說明,解釋這個字的定義
但是要真正了解這個字的含意
卻必須放到文章裡去看,很多很多的文章(字的意義來自於存在於文,因為想要表示什麼,而生成的)
所謂只能意會

就像翻譯一樣
不同文化裡,可能找的到對應的字
但也可能,這個字有其他用法
又或是部份或是全部意義可以用其他文字取代
雖然如此,字的形狀永遠是獨一無二的
(我,在邏輯上的空間,也不會互相重複)

文章要靠字組成,少一個字可能沒什什影響,但這通篇的意義卻是字堆砌而成的


說說結論吧
"我"的意義是依存在社會性的標竿而去定量化的.
恩,除非你是一個人.               (有點分析的力價互相定量的感覺@@)

 我是誰<二>

 

 

 

<之一>想念發光的日子

我是....

宇宙霹靂無敵大帥哥
對自己深具自信
相當有競爭力
想做的事都可以順利做到
是適合活在現代社會的強力蟑螂人種

具有打不死的抗壓性
只要讓我熟練一件事
我一定可以把他做到完美


天不怕地不怕
我無所畏懼,勇者無敵

我是    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丈夫

我是誰

雲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EDxTaipe
  • http://tedxtaipei.com/2014/12/debra_jarvis_shaka_senghor/
    很多人總會用傷痛來定義自己,不論是受過的苦和傷,或是罹患的疾病,那些在生命中讓我們飽受煎熬的事常會成為一個人定義自我的身分。要從這些痛苦的事件中站起來,就得從中找出意義。
    意義和身分的轉變永遠都不遲。撕下那受苦犯錯的標籤,不再深陷其中,允許自己復元,讓那些悲傷、憤怒的事件隨著時間流逝,成為人生中的經驗,由自己去決定它的意義,而不是讓痛苦像身分一樣跟著你一輩子,定義你是誰。
    在過錯發生之後,在傷痛遠離之後,卸下那沉重的包袱,思考你想要怎麼訴說自己,努力朝那個夢想中的自己邁進,過去痛苦的經歷不能定義你的一輩子、不能說明你是什麼人,只有你才有權力為自己的未來和人生做決定,並且活出自己最真實的樣貌。